在线咨询

白塔岭微信客服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

白塔岭微信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全国报名热线

400-633-2002|400-699-2002

QQ客服

59987766

当前位置: 首页 明星学员 打破枷锁,逆流而上,白塔岭水族姑娘潘银美

打破枷锁,逆流而上,白塔岭水族姑娘潘银美

2020.09.18

0.jpg

我叫潘银美,来自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

这里的大山很深,人生的风浪很大,但是,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挣扎向上。我是一名美术生,对于我来说,这个梦想很重,但环境无法定义我的人生。从贵州大山到白塔岭,到录取中国美术学院,拨开迷雾,我看到了未来的光亮。


“打破枷锁,逆流而上。

让更多的孩子接受更优质的艺术教育,

是白塔岭永远的使命。”


0 (1).jpg

这栋平时空空荡荡的房子里今天非常热闹。


潘银美和姐姐潘银丽早早的起来,把昨天备好的食材烧制成饭菜,今天她们要在这里,为考上了中国美术学院的妹妹潘银美办一场“状元酒”。

 

0 (2).jpg

▲潘银美的姐姐搬运蒸糯米饭的木桶


“状元酒”是寨子里的习俗,谁家有孩子考上了大学,就会宴请亲友,把喜气传递出去。因为没有父母在身边,所有的事情都要她跟姐姐两个人一起去完成。生火、劈柴、杀鸡,这些通常是家里男丁来做的事情姐妹二人做的十分娴熟。


寨子里的大部分人都在城里打工,所以她们只邀请了亲友同学来家里一起庆祝。


0 (3).jpg

▲烧火

做好事(水族俗语,意为做法事)的先生即将开始仪式,祭拜祖先和菩萨的美食也快要烧制完成,亲友们相继到来。


忙碌但喜庆的一天拉开了帷幕。


0 (4).jpg

从小到大,潘银美经常听人说起妈妈走的那一天——妈妈把她放在奶奶的怀里,说:妈,你帮我看一下孩子,我去去就来。但她再也没有回来过。那时候潘银美8个多月,不会走路,也没有断奶。


而关于爸爸的记忆,潘银美说好像快读完小学她才认识爸爸。爸爸常年不在家,平时打电话也都是跟姐姐联系,所以她跟爸爸并不熟悉。每年的学费都是在开学的前几天爸爸才凑够一半,剩下的一半靠潘银美和姐姐帮人做农活的微薄收入以及家里的低保费,又或者是去亲戚家借钱,等她们把玉米卖掉再还上。学费尚且如此,更不要谈生活费了。


“我考上大学了,他好像都不知道。”潘银美说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埋怨。


0 (5).jpg


▲潘银美


2008年,奶奶在一场意外的山火中去世,潘银美和姐姐最后的依靠也没有了,从那以后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们自己跌跌撞撞去解决,那一年潘银美8岁,姐姐15岁。


奶奶从小带着她们跟大伯家在一起,住在祖爷爷留下的木房子里面,所以家务都是大家一起做。洗碗、洗菜、煮菜、喂猪,是潘银美每天要干的家务。


0 (6).jpg

▲老房子


干完家务活就可以有一点自己的时间,潘银美会经常躲在房间里面看书。她的房间有两个天窗,是这间木房子仅有的光源。也正是因为小时候喜欢看书,所以她的成绩一直还不错。


0 (9).jpg

▲潘银美初中旧照


收水稻,这里叫做打米。打米是潘银美小时候的一个噩梦,因为打米的季节天气很热,割米又累,而且经常把手割破,当然是小孩子不喜欢干的事情,但是为了生活她们没有别的办法。每次姐姐都哄着潘银美,连哄带骗的把她带去田里干活。


0 (7).jpg

▲潘银美在田里打米


姐姐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幼小的潘银美坚信不疑,傻傻的跟着姐姐去田里帮着邻居干活,换取生活费。

 

“还记得刚开始,我年纪还小,不太会打米和割米,这些都是姐姐手把手教我的,怎么摆姿势,怎么拿镰刀,怎样不容易割破。所以这些技能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0 (8).jpg

▲潘银美旧照


0 (10).jpg

在寨子里,能够顺利完成初中、高中的学业已经很难得。


年幼的潘银美还在懵懵懂懂的时候,早早扛起家庭重担的姐姐已经深知“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姐姐告诉潘银美:“我们只能靠努力,为自己搏出一个未来。”


0 (11).jpg

▲重回小学


条件虽然艰苦,但姐妹二人谁也没有放弃学业。姐姐非常争气,考上了当地的高中,为了顺利考上大学,姐姐选择成为体育生。而又因为一次误打误撞的美术考试,在美术老师的引领下成为了一名美术生。

在高中的美术班里,姐姐画的越来越好,老师也开始找她当助教,生活渐渐的好转起来。作为学校画室里的佼佼者,姐姐会在家里给其他孩子辅导美术赚取生活费,潘银美从小便跟着姐姐拿着画笔涂涂画画。


0 (12).jpg

▲潘银美旧照


随着她对绘画的兴趣越来越大,天赋也慢慢展现出来,毫无章法的胡乱涂抹已经不能满足她的需要。


姐姐问她:“你想学画画吗?”

——“想。”


两个美术生,在外人眼里看来,是这个本就艰难的家庭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对于这对勇敢又有拼劲的姐妹来说,她们永远不想放弃向上挣扎的机会。没有条件,就去创造条件;命运艰苦,就去改变命运。


夹缝中也有阳光,黑夜里的梦想,也有资格绽放光芒。

于是,妹妹也成为了一名美术生,走上了艺考之路。


0 (13).jpg

0 (14).jpg


但是老天又跟潘银美开了个玩笑。应届高三时,她去郑州参加校考,第一次在寒冷的冬天去到北方,加上熬夜练习,她的身体显然没能适应,顶着高烧完成的校考,意料之中的落榜。

 

虽然凭借着优秀的文化分,她考上了贵州一所211大学。但是作为一名美术生,美院的梦想依旧在心中熊熊燃烧着。

去读大学?还是....再来一年?没有过多犹豫,她们痛快的做下了复读这个决定。既然有达成梦想的机会,再辛苦,也不愿放弃。


0 (15).jpg


复读这一年,潘银美来到白塔岭参加集训。作为优秀的复读生,有政策可以免去学费,得知了她的家庭情况,学校也为她免去了其他一应费用。

 

在白塔岭复读的这段时间,不同于应届时的懵懂,本来基础就不错的她画的越来越好,画室里的小伙伴们平时喜欢找她请教,老师也会请她给应届的学弟学妹做范画。潘银美说:“在这里感觉到自己变得越来越自信了。“


0 (16).jpg

▲潘银美带着同学做范画


“在白塔岭,在教室里,大家都一样地认真追梦,非常单纯而感性,那种氛围我一直记得,特别是联考冲刺阶段,我真正感受到了和朋友一起追寻梦想的快乐。”


2019年联考结束,潘银美拿到了贵州省的全省榜眼(第二名)。她高兴坏了,继续朝着美院的目标去奋斗。


0 (17).jpg

▲在白塔岭放飞的气球

 

突如其来的疫情给所有人都按下了暂停键,但是没有阻碍潘银美的脚步。高考时间往后推了一个月,对于她来说反而是有利的,又多了一个月可以学习文化课的时间。高考结束,潘银美考了500多分,对于一个学期没有学文化课的她来已经很高了。

那段时间,所有艺考生都是异常匆忙的,高考结束便是各大美院校考,从一场考试赶向另一场,潘银美的心里始终绷着一根弦。


幸好结果是好的,成绩出来了:“潘银美 中国美术学院 录取。”


0 (18).jpg

去年,潘银美的姐姐拿毕业后赚到的第一桶金,在寨子里建了一间简单的新房,姐妹二人终于可以不用再借住在伯伯家。

8月23日,潘银美在寨子里拆开了中国美术学院寄来的录取通知书,发了一条朋友圈。


0 (19).jpg


问到潘银美上了大学之后的打算,她说,打算在大学去参军,回来继续读书、考研,努力让艺术伴随自己的一生。

潘银美挣扎向上的艺术求学之路圆满落下帷幕,属于她的未来,光芒万丈。


0 (20).jpg